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從一則案例看票據時效制度

時間: 2020-05-09 17:05:24 來源:   網友評論 0
  • A 公司合法持有一張電子商業承兌匯票。其于法定提示付款期內發起了提示付款,在承兌人未應答,承兌人接入行也未代為應答的情況下,未及時行使對前手的追索權。

來源:票交所、匯票圈


【內容摘要】


A 公司合法持有一張電子商業承兌匯票。其于法定提示付款期內發起了提示付款,在承兌人未應答,承兌人接入行也未代為應答的情況下,未及時行使對前手的追索權。


法院判決認定A 公司在承兌人及其接入行未依法應答之時,應認識到被拒付的客觀事實,從拒付之日起算已超過6 個月的追索時效,喪失對前手的追索權。而承兌人(同時是該票的出票人)此時被案外人提起了破產清算并獲法院受理,A 公司即使申報破產債權,一般也無法獲得全額保障,最終或將造成資金損失。


為輔助持票人了解相關法律制度,依法及時行使票據權利,本文從法律規定、司法審判實務層面分析票據時效,供廣大票據從業者開展業務時參考。在此基礎上,結合票據市場最新發展情況,研提完善票據時效相關的立法建議。


【案情簡介】


A 公司持有一張金額為150 萬元的電子商業承兌匯票,出票人和承兌人皆為B 公司,到期日為2016 年11 月30 日。


A 公司在2016 年12 月1 日依法發起提示付款,B 公司未予應答,B 公司接入機構C 銀行也未代為應答。2018 年7 月,某法院裁定受理了案外人提出的對B 公司的破產清算申請。


2018 年9 月,A 公司向B 公司及其接入機構C 銀行寄送律師函,要求C 銀行按照規定出具拒付證明并代理簽章,后又向前手發送了追索通知書進行追索;2018 年10 月,A 公司起訴要求B 公司及前手支付票面金額及相應利息,并要求C 銀行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一、二審法院均認為A 公司在B 公司及C 銀行未依法作出應答之時,應當認識到被拒付的事實,追索權時效從拒付之日(即應答期限末日)2016 年12 月5 日1起算。A 公司應當及時要求承兌人或C 銀行出具拒付證明并及時行使追索權,但A 公司在此后6 個月內未通過合理努力主張權利,其怠于行使權利,喪失對其前手的追索權,判決駁回了A 公司的訴訟請求。


【案例啟示】


一、票據時效有關規定解析


(一)《票據法》明文規定了票據時效,持票人不及時行使票據權利的,相關權利消滅


所謂票據時效,是指持票人如果在一定期間內不行使票據權利,該權利即歸于消滅。法律不保護躺在權利上睡覺的人,時效制度的目的是為了督促權利人及時行使權利。與訴訟時效喪失勝訴權不同,票據時效期間經過,持票人喪失的是實體權利,故票據時效是票據權利的消滅時效。


票據權利有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之分,票據債務人有主次之別,票據時效也因不同的權利對不同的債務人有長短之差。根據我國《票據法》第十七條規定,匯票時效有如下三種情況:一是持票人對出票人和承兌人的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為2 年,從到期日起算;二是持票人對出票人以外其他前手的追索權為6 個月,從被拒絕承兌或者被拒絕付款之日起算;三是被追索人對其前手的再追索權為3 個月,從清償日或者被提起訴訟之日起算。


據此,持票人應當在上述期限內積極行使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怠于行使的,隨著時效期間經過,喪失相應的權利。


(二)持票人行使追索權除具備被拒付的實質要件外,還須具備形式要件,即應當及時取得并出示相關拒付證明文件


我國《票據法》第六十二條規定,持票人行使追索權時,應當提供被拒絕承兌或者被拒絕付款的有關證明。第六十五條進一步規定,持票人不能出示拒絕證明、退票理由書或者未按照規定期限提供其他合法證明的,喪失對其前手的追索權。因此,持票人行使追索權除需具備實質要件即付款請求權得不到實現外,還需要具備形式要件即提供被拒絕付款的證明。


在承兌人或其接入行未按照《電子商業匯票業務管理辦法》第六十條規定進行相應應答的情況下,持票人應當及時與承兌人或承兌人接入行取得聯系,獲取拒付證明或向公證機關申請出具公證證明。


二、存在問題及建議


我國《票據法》出臺于1995 年,距今已20 多年,某些條文已無法適應票據市場當前業務實踐。對于票據時效制度,存在追索時效的起算未給持票人預留合理的取得拒付證明時間、欠缺對非拒付追索的恰當制度安排等問題。


(一)在拒付證明難以取得時,從實質拒付之日起算追索時效將架空持票人對前手的追索權,建議參照國際立法經驗,完善追索時效起算日。


本案中,A 公司喪失對前手的追索權一方面源于自身怠于行使權利,另一方面是由于承兌人不履行法定義務(既不付款,又不依法出具拒付證明)致使其未能及時發起追索。按照《票據法》規定,出具拒付證明是承兌人的義務,不排除其不出具的可能。如承兌人對提示付款不予應答,對拒付證明的出具也置之不理的話,持票人未取得拒付證明,將難以行使追索權。


此種情形下,即便持票人及時申請拒付公證也不排除被拒絕受理的可能,并且實踐中公證機關出具公證書一般需要十五個工作日,還不包括核實時間。而持票人對前手的追索時效本來就短,只有6 個月,從實質拒付之日(如本案法院認定的應答期限末日)起算追索時效有可能致使持票人對其他前手的追索權落空。


國際上,票據追索時效一般從拒絕證書作出之日起算并預留了合理的拒絕證書作成時間?!度諆韧呓y一匯票本票法》第七十條第二款規定“匯票之執票人對于背書人及出票人之訴訟權,自在恰當時間內作成拒絕證書之日起算,1 年內不行使,因時效而消滅?!?/p>


《日本匯票本票法》七十條第二款規 定“持票人對背書人及出票人的請求權,自在合法期限內做成拒絕證書之日起,或有‘退票時不承擔費用’之文言的場合,自到期日起一年后喪失時效?!睘楸U铣制比藢η笆值?追索權得以順利行使,建議我國《票據法》修訂時,參照國 際立法經驗,將追索時效改為持票人于合理期間內取得拒付證明之日起算。


(二)非拒付追索時效起算日需要明確,建議從提示付款期限的最后一日起算


《票據法》規定持票人對前手的追索權時效從被拒絕承兌或被拒絕付款之日起算,而持票人行使追索權的原因并不限于被拒絕承兌或被拒絕付款,還有可能是承兌人或付款人被依法宣告破產或者因違法被責令終止業務活動?!峨娮由虡I匯票業務管理辦法》將此情形定義為非拒付追索,現行票據時效制度未考慮到非拒付追索情形下的時效起算。


一般情況下,持票人只有在票據到期后發起提示付款時,才可能知道承兌人或付款人被宣告破產或被責令終止業務活動,建議此時持票人對前手的追索時效從提示付款期限的最后一日起算。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快三计划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