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首頁 >> 貿易融資 >> 保理 >> 列表

保理合同中債權轉讓合同與金融借款合同能否并案審理

時間: 2020-04-03 10:20:03 來源:   網友評論 0
  • 保理合同是銀行推出的新類型的金融借款合同,目前尚無國內法的相關法律規定。人民銀行于2014年4月10日頒布并實施的《商業銀行保理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和各銀行自行制定的各銀行國內保理業務管理辦法是現在保理合同唯一的依據。
作者:郭文政

來源:法制與社會

01
問題的提出

保理合同是銀行推出的新類型的金融借款合同,目前尚無國內法的相關法律規定。人民銀行于2014年4月10日頒布并實施的《商業銀行保理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和各銀行自行制定的各銀行國內保理業務管理辦法是現在保理合同唯一的依據。

這類合同屬于無名合同?!渡虡I銀行保理業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六條明確“本辦法所稱保理業務是以債權人轉讓其應收賬款為前提,集應收賬款催收、管理、壞賬擔保及融資于一體的綜合性金融服務。

債權人將其應收賬款轉讓給商業銀行,由商業銀行向其提供下列服務中至少一項的,即為保理業務:

(一)應收賬款催收:商業銀行根據應收賬款賬期,主動或應債權人要求,采取電話、函件、上門等方式或運用法律手段等對債務人進行催收。

(二)應收賬款管理:商業銀行根據債權人的要求,定期或不定期向其提供關于應收賬款的回收情況、逾期賬款情況、對賬單等財務和統計報表,協助其進行應收賬款管理。

(三)壞賬擔保:商業銀行與債權人簽訂保理協議后,為債務人核定信用額度,并在核準額度內,對債權人無商業糾紛的應收賬款,提供約定的付款擔保。

(四)保理融資:以應收賬款合法、有效轉讓為前提的銀行融資服務。以應收賬款為質押的貸款,不屬于保理業務范圍?!?/span>

保理合同存在的基礎就是應收賬款,如經查證應收賬款確為虛假,基礎合同對應的法律關系并不真實存在,那么相關行為人獲得保理融資款行為的性質將發生變化,案件不再是簡單的民事糾紛,涉嫌刑事犯罪。根據保理商的屬性以及行為人是否存在非法占有目的可能涉嫌下列犯罪:貸款詐騙罪,騙取貸款罪,合同詐騙罪,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罪等。在排除《合同法》規定的無效合同的情形之后,權利義務之衡量應緊緊圍繞雙方所簽訂的保理合同。在有追索權的保理業務中,保理商在保理期屆滿未足額受償的情況下可以直接向賣方行使追索權,賣方應按照約定向保理商承擔回購責任。

保理合同上述特性,導致司法實務中爭議頗大。處理操作各執一理,互不相讓。特別是基于保理合同而形成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與債權轉讓合同糾紛能否一并審理的問題,金融均既起訴貸款方,又同時向債務人主張受讓之債權,形成一案兩案由的局面。

2014年3月14日,某工商銀行向稅利公司放款700萬元,由稅利公司全體股東提供保證。但工商銀行要求稅利公司提供財產抵押。稅利公司沒有財產可供抵押。

故提供了其享有的亨通公司到期因供貨而產生的應收貨款債權1000萬元做為質押。故工商銀行依據《中國工商銀行國內保理業務管理辦法》規定,采用了保理貸款的方式向稅利公司放款。

稅利公司向工商銀行提供了2014年3月5日開具的1000萬元普通增值稅票10張,工商銀行進行了核查屬實。稅利公司又向工商銀行出具了供需合同,并提供欠款依據。

工商銀行持合同和欠款依據到亨通公司核實,并取得亨通公司認可欠款1000萬元及收到增值稅票的簽署。工商銀行于2014年3月17日向人民銀行辦理了動產質押登記(該登記沒有債權轉讓的債務人簽署,是金融機構的與債權人的行為),并以受讓債權的名義通知了亨通公司(無質押登記通知)。據此,工商銀行向稅得公司發放金融融資款,貸款年限為一年。

因稅利公司沒有及時歸還貸款,2016年2月,工商銀行將亨通公司、稅利公司、保證人訴到法院,要求連帶履行還款義務。

在審理中,亨通公司抗辯稱,債權轉讓與金融借款合同沒有關聯,二者是完全不同年法律關系,請求人民法院裁定二者不能并案審理。同時,亨通公司還抗辯認為,工商銀行受讓的債權不真實,2014年3月13日,稅利公司并不實際享有對亨通公司到期債權1000萬元。

審理中產生了一個針鋒相對的爭議,即工商銀行能否在同一案中同時主張兩個法律關系:債權轉讓合同法律關系和金融借款合同法律關系?

對于這個問題的回答,相關司法判決已經有判例。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一終字第197號民事裁定書在裁定江蘇長三角煤炭有限公司和中煤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江蘇長三角能源發展公司、江蘇中江能源有限公司、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保理合同管轄權異議時明確,金融借款合同一案與合同債權轉讓糾紛一案,并非基于同一法律事實,同一法律關系,不應合并審理,駁回民生銀行對中煤科技集團有限公司關于主張到期受讓債權要求清償的請求。

該裁定不但解決了合同債權轉讓糾紛與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管轄權問題,同時,基于對兩層法律關系應當各自主張和審理的釋明后,民生銀行不愿意撤回對受讓債權債務人起訴,從程序明晰了兩個合同關系不是一同一法律關系,不應當一并審理的判斷。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4)年高民(商)終字第4943號民事裁定書,關于對中國進出口銀行與廣東藍粵能源發展公司、開灤集團國際物流有限責任公司進出口分公司、廣東藍海海運有限公司、惠來粵東電力燃料有限公司保理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及債權轉讓合同糾紛上述一案,裁定書明確釋明“進出口銀行堅持同時起訴應收賬款債權人藍粵公司及債務人開灤集團進出口分公司公司”,本案應當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裁定駁回起訴。

從司法實際的角度再次明確,金融貸款合同糾紛與債權轉讓合同糾紛,二者不是同一法律關系,不基于同一法律事實,不應當并案審理。

已經生效的裁定書,均是對具體的事進行的處理。加之我國為大陸法特征的社會主義法國家,并不承認判例。故沒有在理論上說明為什么不能并案審理無法解決審判指導問題。本文試圖從理論上說明為什么兩案不能并案審理。

02
債權轉讓合同是保理合同簽訂的基礎合同,二者具有關聯性,但不是質押關系

1. 債權轉讓合同是否屬于金融借款合同的質押合同類別

保理合同雖然是無名合同,但其屬于金融貸款合同的一類是不容置疑的。故我們可以以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的法律特征來解決保理合同所需要的法律平衡和適用。金融借款合同的從合同包括:擔保合同、保證合同、質押合同等。但沒有債權轉讓合同。金融機構在主張權利,提出訴訟請求時,基于主合同,一定會同時主張從合同的權利,這在法律上沒有爭議。如果基于保理合同關系開形成的債權轉讓合同關系屬于從合同一個類型,則可以也應當一并審理,以減少訴累。

債權轉讓合同與質押合同適用法律不同,不是同一類合同。不能簡單以債權轉讓行為確定其為質押行為。是否可以以類似質押行為論處呢?因為這兩類合同均為有名合同,屬于有明確法律規定的合同,故不能以類似或者類比來處理。前述案例中,金融機構向人民銀行的動產質押登記行為是否構成到期債權質押呢?筆者認為,不構成。理由是質押登記行為為出質人參與的民事法律行為,沒有出質人同意簽署,該登記不形成對債務的質押約束力。

2. 債權轉讓合同與金融借款合同的關聯性是否構成并案審理的理由

債權轉讓合同畢竟是金融借款合同簽訂的基礎原因之一,二者這種關聯是否構成了責任關聯,是否會形成并案審理的依據?這成了審理中爭議之一。這個問題不需要從理論分析。因為沒有法律上的依據將債權轉讓合同與金融借款形成從屬關系,那二者必然是并列關系。

從法理上講,法律并列的法律關系,不能并案審理。既沒有法律上規定二者可以并案,也沒有法理上原因導致并案審理,只剩下客觀事實能否導致并案審理了。

從前述案例所涉客觀事實分析,債權轉讓合同的被通知方債務人,沒有參與到任何保理金融借款合同的簽字。債務人既不知道金融借款標的是多少,又不知道是否真正發生金融借款,要求債務承擔金融借款責任明顯違反法律規定,也不符合常理。

03
債權轉讓合同與保理合同不是同一法律關系,金融機構能否在同案中要求其承擔履行到期債權的義務

債權轉讓合同與保理合同不是同一法律關系,這應當是公理。前述分析,可以確定該內容。那么,金融機構既然合法享有債權,能否在同案中提出要求債務人承擔履行供需合同之債的請求?筆者的判斷是不能。

如果判決債務人向金融履行金融借款之債務,則改變了雙方合同的性質。如果判決由金融機構先行取得全部債務人之履行,然后依據保理合同由金融機構歸還給出讓債權的債權人,則法院超出訴訟請求裁決。

故無論如何,法院無法就兩個不現案由,做出一個判決書。二者不能并案審理和裁決。法院應當向金融機構釋明,另案起訴債權轉讓合同。

04
債權轉讓合同的救濟和抗辯理由與保理合同形成的金融貸款合同救濟是否可以并行,從而達到并案審理減少訴累的目的

從救濟和抗辯角度來說,金融借款合同與債權轉讓合同不得并案審理。

1. 債權轉讓合同的基礎性合同存在獨立抗辯權和獨立救濟途徑

債權轉讓合同的抗辯理由包括:債權額度的真實性審查、基礎性供需合同是否存在審查、基礎性供需合同的合法性審查、違約責任導致債權債務變化審查等一系列基于供需合同而產生的權利義務關系。發生供貨數量爭議、質量爭議、履行方式爭議均得以以獨立法律關系處理。

基礎合同的存在是保理合同締約的前提。但是,二者并非主從合同關系,而是相對獨立的兩個合同。應當看到,二者有關權利義務關系的約定存有牽連。

實踐中,如果保理商明知基礎合同約定應收賬款債權不得轉讓,但仍然受讓債權的,應當注意:一方面,前述約定并不當然影響保理合同的效力;另一方面,保理商以保理合同為依據向基礎合同債務人主張債權的,并不能以此約束債務人,債務人仍可以此抗辯。債權人、債務人及保理商就基礎合同的變更作出約定的,依其約定處理。

如果無三方約定,保理商受讓債權后,債務人又與原債權人變更基礎合同,導致保理商不能實現保理合同目的,保理商請求原債權人承擔違約責任或者解除保理合同并賠償損失的,應當支持。

2. 保理合同的抗辯及救濟均是基于金融借款合同條件形成

保理合同的訴辯雙方均以金融借款合同為依據,包括金融借款合同效力、合同履行、合同違約。不管是哪一方面,均與供需合同沒有關聯。保理合同的義務方抗辯理由單一。救濟途徑明晰。與供需合同的雙方權利義務不一致。

05
總結

基于上述分析,基于保理合同而產生的債權轉讓合同,是獨立于金融借款合同外的,與金融借款合同在形成上有關聯,但法律上無關聯。二者并案審理,既達不到體現訴訟雙方訴訟地位平等的目的,又達到處理糾紛的效果,還會造成權利義務無法調節平衡。

這不是我國法院追求的結果,不應當并案審理。依據法律規定,法院受理后應當向原告釋明另案起訴債權轉讓合同。當事拒絕的,應當駁回其對債務的訴訟請求。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快三计划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