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每一個「保時泰」的倒下,都是消費者「變心」的證明

時間: 2020-08-03 15:46:36 來源: 未來汽車Daily  網友評論 0
  • 人民愛過山寨車。
  2020年成都車展接近尾聲,眼尖的人不難發現,不少“老朋友”的身影消失在這屆車展。

比如連續第二年缺席的眾泰汽車。
2018年夏末,涵蓋SUV、轎車和新能源三大細分市場共計11款眾泰車亮相成都車展,光展臺面積就有960平方米。眾泰汽車時任品牌管理中心總經理徐洪飛對媒體表示:2018年1-7月,眾泰汽車銷量突破16.9萬輛,同比增長33%,刷新歷史紀錄。
來源:眾泰汽車官網
但僅僅過去兩年時間,變化已是翻天覆地。就在成都車展開幕前不久,眾泰汽車發布了2020年半年度業績預告。
預告顯示,今年上半年,眾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虧損約為7.5億-10.5億元。虧損背后,是嚴重下滑的產銷,2020年1-6月,眾泰汽車生產整車574輛,銷售汽車1417輛。
對比兩年前的春風得意,昔日的“山寨車”之王,豈一個“慘”字了得。

「保時泰」興衰史
2016年10月,眾泰汽車推出一款從外觀到內飾都精準模仿豪華品牌保時捷Macan的新車——SR9。第二年,這款車在上海車展上引發了一場不小的騷動。保時捷CEO奧博姆(Oliver Blume)親自來到眾泰展臺盯著SR9看了好一會兒,意味深長地皺緊了眉頭。
保時捷CEO參觀眾泰SR9,表情一言難盡 來源:網絡
眾泰汽車“保時泰”的名號,從此名動江湖。
買一輛正版保時捷Macan需要百萬元,而SR9售價不超過20萬元。很多“做夢都想開上保時捷”的年輕人為之心動,紛紛掏錢,SR9也因此創下了上市兩天訂單超過2萬輛的“神話”。
最“生動”的一則坊間傳聞稱,眾泰公司內部設立了一個“皮尺部”——工作人員專門拿著皮尺去車展測量熱門品牌車輛的尺寸數據。此事的真假無從考證,但買了眾泰車的車主很快發現,眾泰似乎只模仿了“殼子”,沒顧到“里子”。
在很多人的記憶中,這個曾經屢創銷量奇跡的自主品牌,是大名鼎鼎的“山寨王”。
2013年12月,名不見經傳的眾泰旗下首款中型SUV T600正式上市,引發市場熱議。令人驚訝的是,T600的前臉部分酷似大眾途觀,車身側面輪廓與尾部造型又像極了奧迪Q5,全景天窗的設計又讓人想到了大眾途銳。
眾泰T600與大眾途觀對比圖 來源:企業官方
這款“集眾名車特征于一身”的車,當時僅售7.98萬-9.88萬元,而被它“對標”的2013款途觀售價最少也要19.98萬元,奧迪Q5和途銳更是動輒幾十、上百萬元。物美價廉的T600很快俘獲了消費者的心,一度殺進SUV銷量排行榜前十名,連續月銷量破萬,甚至要加價2萬元才能在4S店提到車。
這并非眾泰首次試水“山寨”。2011年,眾泰第一款轎車Z200上市,酷似大眾高爾夫6;2012年,眾泰Z300上市,效仿豐田Allion。由于并未引起公眾廣泛關注,并沒有掀起太大水花。嘗到T600的甜頭后,眾泰加緊“曲線造車”的步伐,又先后推出了大邁X5(模仿大眾途觀)、SR7(模仿奧迪Q3)和大邁X7(模仿大眾途昂)等熱銷車型。
眾泰SR7與奧迪Q3對比圖 來源:企業官方
但伴隨著銷量暴漲,消費者的投訴也紛至沓來。眾泰旗下車輛車內異響、螺絲斷裂、排氣管漏氣等大大小小的問題頻發,逐漸耗盡了憑模仿名車積累下來的人氣。
2017年,眾泰汽車銷量在連續5年增長后首次下滑,新車銷售約為31.7萬輛,同比下降4.8%。此后便是止不住的一路下跌。2018年眾泰新車銷售23.4萬輛,同比下滑26.23%;2019年銷量進一步縮水,僅售出15.3萬輛新車。
年報數據顯示,眾泰汽車2019年實現營收29.86億元,同比下降79.78%;凈利潤虧損111.9億元,同比下降1498.98%。2020年上半年,眾泰半年才賣出1000多輛車,且尚無一款國六車型上市,或將陷入“無車可賣”的尷尬境地。
再加上愈演愈烈的欠薪糾紛、4S店關閉潮以及董事長金浙勇被限制高消費等負面消息。不少行業人士分析認為,眾泰已徘徊在生死邊緣。

人民愛過山寨車
“保時泰”令人唏噓的崛起和衰落,只是中國自主汽車品牌“模仿借鑒”的一個縮影。
2003年6月,“一代神車”奇瑞QQ上市,憑借當時貼近年輕人的卡通外觀和接地氣的價格一炮而紅,上市不到一年銷量就突破了4萬輛,累計銷量過百萬輛。但很快,這款“黑馬車”便遭到了質疑。
2004年12月,通用汽車旗下品牌通用大宇起訴奇瑞汽車抄襲,稱QQ與通用大宇旗下Matiz車型驚人相似,兩款車絕大多數零部件甚至可以相互替換。
奇瑞QQ與大宇Matiz對比圖 來源:企業官方
奇瑞方面對此表示,QQ雖然采用的是“逆向開發”技術(拆解外資品牌車型并推導產品技術要素),但核心自主開發的成分也很多。雙方最終于2005年達成和解,條件和細節并未披露。后來Matiz車型以雪佛蘭Spark的名稱在中國上市銷售,卻因為QQ搶先一步占領市場而落了下風。
在成立初期采用“逆向開發”技術推出新車的品牌,不止奇瑞一家。
2005年9月,比亞迪推出F3,與豐田汽車暢銷車型花冠(Corolla)外觀極為相似,很多F3車主被曝自行更換豐田車標。
比亞迪F3與豐田花冠對比圖 來源:企業官方
2014年,江鈴控股發布陸風X7車型,被質疑外觀與捷豹路虎2010年推出的路虎攬勝極光車型極為相似。
2020年1月,陸風X7與路虎攬勝極光的知識產權糾紛,持續了5年后終于塵埃落定。陸風X7生產方江鈴控股針對外觀專利的再審申請被法院駁回,這意味著陸風X7的“抄襲”嫌疑并未被洗清。
陸風X7與路虎攬勝極光對比圖 來源:企業官方
捷豹路虎隨后就知識產權和不正當競爭向江鈴控股提起訴訟。2019年3月13日,北京朝陽區人民法院一審判令江鈴控股敗訴,后者需要賠償路虎公司150萬元,并停止生產特定兩款陸風X7車型。
頂級超豪華車也頻頻成為被模仿的對象。
2009年上海車展上,吉利展臺出現了一輛酷似勞斯萊斯幻影的車,被命名吉利GE。這款車有著幻影同款的瀑布型格柵和四方造型,以及閃亮的LED大燈,就連發動機蓋上勝利女神的標志都如出一轍。
吉利GE與勞斯萊斯幻影對比圖 來源:企業官方
吉利GE全名吉利卓越,號稱國內第一款真正自主研發的豪華車,當時的售價約為4.4萬美元,而勞斯萊斯幻影的售價約為36.5萬美元。時任吉利新聞發言人王自亮表示,GE是吉利按照打造中國頂級車的理念、融合西方設計元素開發出來的,是正向開發,而不是把別人的車拆了進行逆向開發,不是照抄照搬。
2002年12月31日在山東青島成立的索爾汽車公司主營汽車改裝業務,旗下最出圈的作品是“金馬牌禮賓車”,外觀與勞斯萊斯上世紀50年代的經典車型銀云無甚差別。
最重要的是,這款車支持“私人定制”,想要什么車標或進氣格柵都可以滿足。這款車最主要的銷售渠道是賣給婚慶禮賓公司,當地不少人結婚時會選擇租幾輛“索爾版勞斯萊斯”當接婚頭車,裝點一下門面。
來源:網絡

山寨車會消失嗎?
“山寨車”的興起,有其特殊的時代土壤和消費環境。
21世紀初,私家車剛剛開進中國普通家庭,國內市場對汽車的需求遠遠大于供應,市場份額被牢牢掌握在跨國車企的在華合資品牌手中。國內自主品牌既不掌握造車核心技術,也沒有充足的研發資金。對于想要快速打出名氣的車企來說,模仿和“逆向開發”成為通向成功的捷徑,不僅可以節省開支,還能顯著縮短產品開發周期。
對消費者而言,花更少的錢買一輛神似名車的替代品,并不是一個很難做出的決定。不少購買相關車型的車主坦言,自己就是被豪華大氣的外觀所吸引,至于是否涉嫌抄襲則并不關心,“好看就完事了”。
有意思的是,不少買了“山寨車”的車主,提車后都會選擇以換鑰匙、換車標,換尾燈等方式“改造”車輛,使其更貼近所模仿的對象。不過,《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確規定,拼裝或改裝車不得上路,不少擅自更換車標上路的陸風和眾泰車主因此被交警罰款。
單隨著汽車消費升級和消費者理念更新換代,“山寨車”的吸引力大不如前。
2017年銷量增長出現疲態時,眾泰推出了定位高端的君馬汽車,試圖通過新品牌來甩掉“低端”“山寨”等標簽。然而,君馬汽車并未如市場預測的那樣推出高端電動車,而是沿用了眾泰多年來的SUV路線,先后投產了S70、METT 3和SEEK 5等3款燃油SUV。如今,眾泰汽車積重難返,期望依靠君馬實現品牌高端化的夢想也成泡影。
來源:君馬汽車
外部環境對“山寨車”也愈發不友好。
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今年6月自主品牌乘用車銷量同比下滑11.6%至59萬輛,市場份額滑落至33.5%,跌破40%的“市場紅線”,創近10年來的歷史最低。2017-2019年,自主品牌市占率分別為42.7%、40.1%、37.9%,呈逐年下滑態勢。
車市寒冬中,自主品牌受沖擊尤其嚴重。易車研究院報告預計,2019-2023年,中國本土乘用車品牌將加速優勝劣汰,九成以上品牌將出局,整體市場份額或跌破三成。這意味著,只會模仿抄襲的自主品牌很難逃過大洗牌。
靠性價比“打天下”的時代過去了,未來的汽車江湖中,“山寨車”恐怕再難占據一席之地。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未來汽車Daily 作者:周游 (責任編輯:lihuiqin)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快三计划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