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誰是銀行業金融科技之王?

時間: 2020-04-06 21:41:00 來源:   網友評論 0
  • 工行、建行、招行:銀行金融科技三大王者PK

工行、建行、招行:銀行金融科技三大王者PK


來源:輕金融(ID:Qjinrong)

作者:李靜瑕


在銀行業的不同領域,曾誕生過“零售之王”“同業之王”等諸多稱號。當下硝煙四起的金融科技浪潮中,誰能成為銀行業“金融科技之王”?


這是一場全面的較量。只有從金融科技戰略布局、組織架構調整、科技實力、人才體系等方面進行全方位、深層次的變革,才有可能晉升為真正的王者。

 

從金融科技實力與戰略布局看,國有行中的工行與建行走在最前列,股份行中招行則遙遙領先,這三家銀行構成了銀行業金融科技最強陣營,也最有望在這輪變革中謀得先機。


 

戰略篇:對傳統銀行的“創造性破壞”


每一次創新,既是創造又是破壞。哈佛大學熊彼特提出的“創造性破壞”理論,正在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在各行業上演。

 

“在前20名的銀行名單里,10年前我見過的銀行現在只有7家”,《消失的銀行》一書中作者指出,“創造性破壞”也發生在銀行業。

 

傳統銀行如何重塑自身?作者給出的建議是建立一家“貝塔銀行”。具體步驟,包括找到有啟發意義和吸引力的目標、組織圍繞客戶而非產品、任命專業管理者、營造嘗試和學習的文化氛圍等。

 

當然,其中也包括“具備長遠的戰略眼光”。

 

三家銀行金融科技轉型的共同點之一,是都有高層強力推動、從上至下全員加入金融科技革命,從組織架構、IT與業務融合、創新機制建設、人才轉型等方面建立了清晰有力的戰略規劃。


1、將金融科技融入戰略中 


戰略決定成敗。工行、建行、招行都注重強化金融科技頂層設計,站在全局高度去推進數字化轉型,并以自身特色出發構建了差異化的金融科技戰略。

 

表1:工行、建行、招行金融科技戰略詳情


從三家銀行2019年年報中有關金融科技的筆墨,也能看出金融科技轉型決心。相對而言,工行、招行有關金融科技的篇幅和頻度更為突出。




表2:工行、建行、招行2019年報行長致辭相關內容


2、加大組織架構調整



多年來,制約銀行業創新活力的最主要因素之一,是傳統組織架構。只有通過數字化推動機制創新,建立金融業務與科技融合的敏捷組織架構,才能激發員工以及整個銀行的活力,從而適應金融科技快速迭代、即時響應的需求。

 

2019年,工行大動作不斷。通過實施科技組織架構和研發模式改革優化,工行構建了“一部、三中心、一公司、一研究院”的金融科技新格局,進一步提升了金融科技的戰略規劃、技術研究、資源統籌、人才聚集能力。

 

招行也在2019年12月將“一部三中心”改為“一部六中心”,總行層面首設金融科技辦公室,改變以往分支行分散經營的做法,打造零售經營數據化支撐平臺,確保讓技術、業務、產品可以最大化的銜接。

 

建行在2019年年報中并未明確披露金融科技相關組織機構變革,但仍表示將全面推進人才興行戰略,以市場化機制提升金融科技人才團隊力量。


3、推進IT架構調整


數字化業務的爆發式增長,對銀行IT架構提出了新要求,分布式架構成為必然選擇。然而,謹慎的風險偏好、業務連續性保障、巨大的工作量等因素,決定了這是一個長期過程。

 

近幾年,工行大力推進IT架構轉型,打造了“主機+開放平臺”的雙核心IT架構。目前,工行超過90%的應用從主機遷移到開放平臺部署,提升了系統架構的靈活性與開放性,實現了大型銀行IT架構的歷史性突破。

 

建行從6年前開始實施“新一代核心系統建設工程”,為建行帶來了眾多明顯的改變;而招行新一代分布式核心系統于2010年啟動規劃,從規劃到投產歷時3年。2019年,招行新一代PaaS(平臺即服務)平臺擴大運用,招行全行應用上云比例達到44%。

 

總體來看,三家銀行的金融科技戰略各有特色,而在組織架構調整、IT架構轉型等方面工行動作更大,這背后也體現了金融科技體制機制改革的決心。當然,科技要推動金融業務跑得快,內部組織文化亦要跑步跟上。


 

實力篇:五大硬核指標對比


面對來勢洶洶的技術革命,越來越多的銀行開始在業務上“全面對標金融科技公司”。與互聯網巨頭相比,大中型銀行在資本、人力、客戶規模等方面實力更為雄厚,被認為是科技賦能最佳戰場。


不過,更重要的是內生性創造,即持續的戰略支持與研發投入。如果考量銀行的金融科技實力,既體現在研發投入、科技人才、新技術上,也體現在移動端用戶群規模與粘性等方面。


1、注重研發與科技投入 


縱觀傳統銀行業金融科技的痛點,是缺乏包容創新的文化氛圍、可持續的科技研究與成果轉化機制,因而不利于科技創新。


為了打破這種約束,工行在2019年成立銀行業首家金融科技研究院,其主要職責是開展金融科技新技術前瞻性研究及技術儲備、重點金融科技領域戰略規劃布局和創新應用。


此外,工行金融科技研究院還下轄涵蓋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分布式、5G、物聯網、信息安全等技術領域的金融科技創新實驗室。在銀行業紛紛謀求金融科技突破之際,工行的這次動作極具代表性。


為支持創新項目,招行也專門成立了金融科技創新項目基金,規模已經提升至營業收入的1.5%,同時將金融科技投入、市場化選人用人機制和薪酬激勵機制納入公司章程。


從各家銀行金融科技投入來看,建行與工行都在150億以上,科技資金投入的絕對數量不分伯仲,招行也逼近百億元,同時各家銀行的科技投入都有較快增幅。


表3:工行、建行、招行金融科技投入與占比


2、新技術平臺與應用


在新技術的研發與運用上,大行的實力已經可以與一些互聯網巨頭媲美。


 

目前,工行已經構建了ABCDI(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5G等方面新技術創新平臺,其中多是自主研發、業內首創,大幅提升了科技敏捷和迭代創新能力。

 

比如,率先實現5G網絡聯通,在蘇州亮相落成同業首個全功能5G智慧網點;實現同業首家通過工信部區塊鏈權威認證、首家完成網信辦備案;率先建成具有開放性、高容量、易擴展、智能運維等特點的云計算平臺等。

 

建行把金融科技新技術概括為ABCDMIX(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互聯網、5G),積極推進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等金融科技基礎平臺建設。

 

公開資料顯示,招行現已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新技術推出閃電貸、刷臉取款、“一閃通”支付等創新服務。


3、科技人才占比 


金融科技另一個比拼的因素是人才爭奪戰。


在金融科技人才隊伍建設上,銀行越來越注重提升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人才的占比。未來銀行更需要的金融科技高端人才,是擁有STEM專業背景同時亦通金融。


強大的科技人才,是金融科技實力的最大保障。從截至2019年末的數據來看,工行1.65萬名金融科技機構人員,無論是絕對人數還是相對占比,均在國內大型商業銀行中排第一,如果將視線放寬至金融科技相關的信息技術開發與運營人員,工行3.48萬人的數量更是遙遙領先同業。



表4:工行、建行、招行科技人員數量與占比


4、移動端客群


智慧金融首先要解決獲客問題,各家銀行均在加大數字化投入力度,將線上獲客模式打造成為新的商業獲客模式。


 

在拓客方面,工行正在積極推行“全量客戶”,通過實施全量客戶、分層服務戰略,建立覆蓋個人中高端與長尾客戶、全公司與全機構客戶、行內與行外客戶的全量用戶體系,促進“獲客、活客、留客”的全方位提升。

 

招行在業績發布會上也表示,未來兩大APP的三大重點是不斷做強金融服務能力,進一步把線上和線下能力融合,提升以客戶為中心的綜合服務融合能力。

 

從三家銀行的年報來看,手機銀行流量優勢成為零售業務獲客與經營的堅實基礎。



表5:工行、建行、招行移動端用戶情況

5、權威評級與專利


一家銀行的金融科技實力,還可以從監管的認可來衡量。

 

在這方面,工行的領先優勢較為明顯。自銀保監會科技監管評級開展以來,工行連續六年在中國銀保監會信息科技監管評級中位列全行業第一,7項成果獲人民銀行2019年度銀行科技發展獎,其中《金融云建設項目》獲一等獎。智慧銀行生態系統ECOS發布入選人民銀行等有關部門評選的“2019年金融信息化十件大事”。

 

2019年末,工行累計獲得專利授權603項,居銀行業第一;建行、招行的年報中未提及專利相關情況。

 

綜合來看,從金融科技與業務的融合看,三家銀行的金融科技源于自身多年積累,更符合自身的業務特色。

 

無論是從科技人才體量占比,還是移動端客群、權威評級與專利等方面,工行都有更為明顯的優勢,招行作為一家股份行競爭力也值得關注。

 

而從研發與科技投入、新技術平臺與應用上,工行、建行的系統經過多年戰略部署,表現出更強的競爭力,招行的科技投入高增速也是亮點。

 

銀行業發展金融科技,離不開持續的科技投入,更需要能耐得住寂寞,以長遠規劃“多年磨一劍”,才能收獲轉型的回報。


 

趨勢篇:未來金融科技布局


數字化時代的金融競爭,不止是機構自身,更是平臺與生態之間的競爭。銀行業正在發生的金融科技革命,也是一次面向未來的布局。


1、金融科技子公司與對外輸出


通過采用公司化運作模式的金融科技子公司,是銀行業市場化體制機制創新的重要平臺。目前,三家銀行均設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并將科技輸出作為未來業務支撐點之一。

 

工行在2019年成立工銀科技有限公司,通過生態共建、價值輸出與創新孵化,推動工行產品和服務價值鏈加快向外擴展延伸,適應開放化建設的創新研發機制。

 

2018年4月,建行成立建信金融科技公司,通過建行云將集團功能和數據以服務方式對外輸出。目前,建信金科已經提供了多樣化的行業綜合服務,包括政務類、普惠金融類、住房類、大健康類、教育類等十多個行業應用。

 

早在2016年,招行成立招銀云創,定位是將招行IT系統30年穩定運行的成功經驗和金融IT的成熟解決方案對金融同業開放。截止到2019年,招銀金融云支撐了超過1000萬的MAU,同時支撐了上百家行外客戶。

 

不過,目前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在人才、機制、文化等方面能否擔當起內部體制機制改革和科技轉型的重任、能否在對外輸出科技能力上破局,仍有待觀察。


2、開放銀行生態


只有生態足夠開放,金融服務才能將自身的服務與產品向更多領域、更大的用戶群延伸,三家銀行都在打造多層次的開放銀行生態。


表6:工行、建行、招行開放銀行生態情況


3、疫情加速金融科技落地



突如其來的疫情,對銀行金融科技戰略形成一次全方位的壓力測試,也是對銀行金融科技實力和服務能力的一次檢驗。


表7:三家銀行金融科技支持疫情落地舉措

疫情加速了銀行金融科技的敏捷落地,而在后疫情時代,如何更加敏捷創新成為銀行金融科技的又一個重要課題。


 

總體而言,在金融科技子公司布局上,招行在三家銀行中動作最早,建行作為首家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國有大行,也具備了一定影響力;而從開放銀行生態布局和金融科技助力疫情的效果來看,工行都體現了強大和領先的金融科技實力。


 

結語


變則生,不變則亡。新興科技正在重塑銀行業的商業模式,也開啟了銀行業的科技新周期。


在這個過程中,誰能成為銀行業金融科技王者?目前斷言還為時尚早。不過,從金融科技戰略戰略、整體實力、未來布局等綜合科技實力來看,工行繼續穩坐銀行業頭把交椅,這位行業“老大哥”的金融科技融合已開啟加速度;建行、招行也構筑了自身的護城河。


為者常成,行者常至。擁有強大資產與用戶規模、雄厚資本實力的大中型銀行,還需要在體制機制上進行更深度變革,建立“以客戶為中心”的數字化轉型機制,從而提升自身在科技創新上的技術硬實力、融合軟實力。


當銀行業一旦打破機制束縛,形成開放、包容的創新文化,勇于做“創造性破壞”的銀行,就有可能站上王者之巔。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快三计划官网